手机站 广告联系

十五人行新闻网—梳理天下事

朋友圈“投票”圈钱利益链调查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28
摘要:送3块钱 棒棒糖 可增加15票 送300元 豪华游轮 可增加1500票天天帮朋友的孩子微信投票 你是不是烦透了 殊不知 有些投票的背后竟然暗藏着骗局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 一些投票链接中 除了单纯的 投票 还自带抽奖或者送 礼物 功能 不同的礼物均有与之对
  送3块钱“棒棒糖”可增加15票,送300元“豪华游轮”可增加1500票

  天天帮朋友的孩子微信投票,你是不是烦透了?殊不知,有些投票的背后竟然暗藏着骗局。

  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一些投票链接中,除了单纯的“投票”,还自带抽奖或者送“礼物”功能,不同的礼物均有与之对应的票数,用户只要花的钱越多,购买的礼物越好,被赠送的“候选人”票数也就越多。到最后,所谓的投票变成了“烧钱游戏”,有的家长为买票甚至花上数千元,有刷票公司专门承接“拉票”的活儿,不少微信投票刷票APP也应运而生。

  新实战营销策划专家沈勇在接受长江商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这就构成了一个不正当的商业链,在这一过程中,获取利益的就不只是三方,甚至是多方得利。”

  投票演变成“烧钱”游戏

  在微信朋友圈投票,想必很多人都遇到过。

  近日,湖北人丽丽(化名)往家人群里转发了一个儿童美术《人气之星》的投票链接。这是一个儿童美术教育机构发起的投票,前4名可分别获得平板电脑、电热锅、儿童电话手表、酸奶机等礼品。

  丽丽的女儿就是其中一名选手,因为画画有天赋,丽丽也希望能借机给孩子以鼓励。

  这场投票持续7天,每人每天都能投票,但只限投同一名选手1票。为给女儿拉票,天下奇闻qw.prizecn.com,丽丽尽了全力。

  在连续发了几个“拜托”的表情后,家人每天都会盯着群里投票的最新详情,还会在群里分享投票后的最近截图。就连同学群、同事群、姐妹群、退休人员群等,都积极应援成为投票大军。

  令人兴奋的是,投票没几天,丽丽女儿的票数一度进入前三。之后,票数与前面几位,尤其是第一名的差距越来越大。

  投票进入到第4天,有家人发现投票页面有送礼物的功能,任何人只要花钱买礼物送给指定的人选,礼物根据价值不同可以兑换为相应的票数。

  其中, 花3块钱送“棒棒糖”可以增加15票,另外还有10元、50元、100元和300元的礼物,其中100元和300元可以买“超级跑车”和“豪华游轮”,对应的票数为500票和1500票。

  诱惑之下,家人也开始送“棒棒糖”以增加票数,但增幅远不及前几名。

  投票截止后,第一名超过1.5万票,第二名为6000多票。点开第一名选手的投票页面,“礼物列表”下都是100元的“超级跑车”和300元的“豪华游轮”。

  丽丽惊觉,这竟然是一场烧钱战。

  随意投票可能掉进一场骗局

  烧钱费力最后一场空,追其根本,可能暗藏着一场骗局。

  近日,辽宁警方制作了一个视频,详细讲解了朋友圈投票、拉票的诈骗内幕。

  警方介绍,朋友圈投票最容易被骗的是报名者。不法分子往往先是许以丰厚的礼品,吸引大家参与报名,借此套取个人的详细信息和邮寄地址。

  在访谈中,辽宁省公安厅刑事侦查局李涛说,父母把孩子的身份、姓名、就读的学校,甚至照片都提供给后台,后台一旦取得这些信息,将这些个人信息非法出售,不法分子拿到这些信息之后,(就可能)编造一些重病、车祸等谣言,来对父母进行诈骗。

  在全国,类似“萌娃评选”很多,但都有一个特点,即需要参与者提供真实相片、姓名、生日、手机号,这就为个人信息倒卖提供了可能性。

  此外,有些家长为了孩子获得第一,会选择刷票,其实这一环节也暗藏猫腻。

  李涛说,从目前案件来说,刷票1元钱一票,但是即使你花再多的钱,你都永远是第二,你得不到第一,因为第一的数据是可以随时更改的。

  这样的投票是否为违规?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辽宁亚太律师事务所律师董毅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拉票这种形式本身不构成违法。但如果存在刷票、暗箱操作、泄露个人隐私等行为,则是属于违规操作,触犯法律,侵犯了用户的隐私权、知情权,违反了网络安全的相关法规。

  早在一年前,微信团队发布《微信公众平台关于禁止发布签类测试信息的公告》,明确指出微信公众平台及朋友圈出现毕业签、月份签等签类测试活动的信息属于违规行为,给用户带来骚扰,破坏朋友圈的体验。从2015年7月1日起,一旦发现微信公众帐号有发布签类测试行为:包括但不限于发布新年签、大学测试、星座测试等信息,微信公众平台将视情节对违规公众号进行删除关注用户(粉丝)及封号处理。

  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100EC.CN)监测诸多案例显示,绝大多数新型网络骗术都与个人信息的泄露有关,他们或者是充分利用已经窃取得的受害者个人信息实施网络诈骗,或者就是以受害者的个人信息为网络诈骗的攻击目标,个人信息的非法交易也恰恰是造成网络诈骗犯罪泛滥的根本原因。

  谁是潜藏在背后的“操盘手”

  在微信投票大行其道的背后,究竟谁才是“操盘手”?长江商报记者调查发现,投票活动举办者,多为商业机构,投票活动多为噱头,多为变相的商业宣传。

  此外,虽然评选这种手法并不新鲜,但是所谓的“候选人”仍是前赴后继,拉票投票成堆,让不少商家嗅到 “生意”的气息。

  沈勇告诉记者:“在网上搜索刷票,还会出现不少专门的投票刷票APP。”一款投票APP中显示,“500投票(机器投)=55元”、“5000冲刺投票(10分钟内开始投票)=900元”等,各种刷票方式应有尽有。微生活时代,朋友圈类似萌娃、我为某某代言、最美老板娘等以各种命名的投票活动很常见。“如果,作为一种娱乐,这是一个营销推广形式,通过推广个人和企业的影响力,在互联网时代圈粉已成为一种模式。而这些评比投票活动完全是商家的一种营销手段。”

  如果参选人花钱刷票、买票,这部分钱一般由投票网页开发者和活动主办方所得,主办方的投票所得要远远超过付出的奖品或让利价值。显然,绕来绕去,这就是一个套路。

  沈勇进一步指出,类似于投票,公众号关注,需下载app,填写个人相关信息类就有商业机构用廉价的好处去拿到用户最宝贵的个人信息。构成了一个不正当的商业链,在这一过程中,获取利益的就不只是三方,甚至是多方得利。沈勇建议,对这一事需理性和正确的去参与。

  眼下,朋友圈拉票确实成为信息泄露的重要源头。因为一旦参与投票,手机的串号,投票者的ID、头像等很多信息就能够被利用,被不法商家保留。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研究员曹磊向长江商报记者介绍:“投票其实也分为两类,一类是正常投票评选活动。另一种,就是借各种投票人的行为来收集用户信息。”

  对于很多商家而言,这成为低成本的重要营销手段,利用人性的一个弱点,屡试不爽。曹磊认为:“对前者应该是内部加强管控。对后者则要坚决打击,正确识别。”

  此外,要说各式各样的投票活动具有多大价值,或许看客和家长们看法不一。有网友认为,在外人看来,多少有点无聊,可在喜欢晒娃的家长看来,这种做法就是爱孩子,让孩子自小就开始竞争,面对挑战,是一种锻炼。

  因此,一些家长对这种刷票行为乐此不疲。而变味的拉票刷票给孩子营造一种“虚假胜利”,在投票“生意化”的背后,是盲目的攀比之风。这种刷票的黑色产业链,则养活了一大批人。同时,家长将孩子的个人信息交给来历不明的投票后台,很可能使信息泄露,影响生活。
责任编辑:

十五人行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22222222222 邮箱:11223344@qq.com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