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十五人行新闻网—梳理天下事

艾滋病患者子女:爸妈摔倒出血 没人敢靠近(3)

来源: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11-29
摘要:小乐有时不大加入群里的讨论,她不太好意思,自己还没记清母亲服用的抗病毒药物的名字。因为还在刑期,监狱倒成了母亲治疗更“牢靠”的环境。小乐听说,她在医务室工作,负责为其他服刑的感染者抽血检查,自己也会

  小乐有时不大加入群里的讨论,她不太好意思,自己还没记清母亲服用的抗病毒药物的名字。因为还在刑期,监狱倒成了母亲治疗更“牢靠”的环境。小乐听说,她在医务室工作,负责为其他服刑的感染者抽血检查,自己也会按时服药,严格的管束下,连歧视都很少出现。

  但也得为以后的日子想想,母亲跟小乐说,出狱后不想再回到带着她开始吸毒的父亲身边,她问小乐,积蓄够不够在现在工作的省会买下一套房子,两个人一起生活。

  可能还有更多的事情要适应,小乐害怕母亲出狱后,自己的一些举动会有不经意的伤害。她自由惯了,也许不想回家吃饭;结婚之后,她也许想独立的生活。“妈妈会不会误会,我是在嫌弃她?”

  在父母的催促下,李博在今年完婚了。成家的事,父母以前也会念叨,但感染后好像更加殷切。“他们总觉得自己不会长寿,想看着我赶紧把大事办完。”

  他提议父母来和自己住在一起,但被两人拒绝了,依然是“不习惯大城市生活”那类的理由。李博这才发现,父母其实一直没变,他们只要感受到“被在乎”就行,还是不愿给孩子添更多麻烦。

  几年前父母确诊感染时,赵敏刚刚完婚。她把实情告诉了丈夫,两个人离婚了。丈夫说,这和赵敏的父母无关,但赵敏明白:“有些事不用说的那么清楚,相互理解吧,我以后的路不见得会走得比他差。”

  赵敏现在又有了新的男友,这次她暂时隐瞒了父母身体的状况,不想再给所有人新的压力。如果哪天有了孩子,她可能还是会隐瞒,保住一个看上去正常的家庭环境。

  直到哪天,孩子长大了、遇到了困难,赵敏会把姥姥、姥爷的事情告诉他,讲讲他们是如何扛过了一段艰难的日子。

  (应受访者要求,李博、陈冰、赵敏为化名)

  本版文/本报记者 刘汨

 

责任编辑:

十五人行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22222222222 邮箱:11223344@qq.com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