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站 广告联系

十五人行新闻网—梳理天下事

国务院参事刘桓:企业所得税税率不能长期不动

来源:澎湃新闻网(上海) 作者: 人气: 发布时间:2017-02-24
摘要:国务院参事刘桓:企业所得税税率不能长期不动,企业所得税 企业所得税法 修正案草案 刘桓 增值税 流转税

2月22日,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二十六次会议在北京举行,企业所得税修正案草案于会上提交审议。据《人民日报》客户端,此次草案对税率部分未作调整。国务院参事、中央财经大学税务学院副院长刘桓在接受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专访时表示,企业所得税税率涉及技术问题相当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短期内可能不会调整。就立法程序和急迫性而言,增值税立法更为紧迫。

现行企业所得税法于2007年3月获全国人大通过,2008年1月1日起施行。企业所得税纳税人为在中国境内取得收入的企业,税率为25%,同时小微企业、高新技术企业享有优惠税率。此次修正是施行以来的首次修正。本次修正加大了企业公益性捐赠的免税扣除额度。

在中国,企业所得税一直是除增值税外的第二大税种,近年来企业所得税税收规模不断扩大。财政部数据显示,2008年全国税收总收入完成54223.79亿元,企业所得税累计收入11175.63亿元,企业所得税收入占税收总收入的比重为20.6%;2016年,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中的税收收入130354亿元,其中企业所得税28850亿元,同比增长6.3%,占比为22.1%。

国务院参事刘桓:企业所得税税率不能长期不动

澎湃新闻见习记者韩声江 制图(数据来源:国家统计局。2016年全国财政收支决算尚未公布,选用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数据)

国务院参事刘桓:企业所得税税率不能长期不动

刘桓

澎湃新闻:为什么这次修正案草案对企业所得税率部分未作调整?

刘桓:如果加上明年开征的环保税,我国目前一共有18个税种。其中只有4种税是立法的,即企业所得税、个人所得税、车船税和环保税,包括当下热议的增值税等其他税种还都只是法规。所以对于人大的立法程序来说,首先是要把还停留在法规层面的税种纳入到立法程序。

企业所得税法是我国在2008年刚刚通过的,其立法的基本精神、意图和其中一些基本要素规定都还是比较符合法学的基本要求的。所以从技术层面来看,修正税率并没有这么迫切。

澎湃新闻:从目前我国税收构成来看,企业所得税占什么地位?

刘桓:企业所得税收入目前在我国处于一个上升的趋势。因为我国长期以来依靠营业税、增值税、消费税等流转税,这种税制结构恐怕存在一定问题,因为一个国家财政收入如果只靠一种税来提供是有很大风险的。

所以中国今后要更多地借鉴一些发达国家经验,要让所得税占财政收入比例提高一些,所得税比重提高的好处是对企业的生产经营过程干预比较少。比如有的企业家反映,企业在亏损的情况下还要缴税,这个意思就是说不管赚不赚钱,先要缴纳增值税等流转税。从长期的税收体制改革来看,中国是要逐渐地减少增值税等流转税的比重,国家财政要减少对流转税的依赖程度,而更多地实行公平公允的所得税。所以在中国未来的税改过程中,企业所得税将扮演一个很重要的角色。因此我们对修正企业所得税率是极为慎重的。

澎湃新闻:目前减税的焦点是什么?

刘桓:减税是我们政府一个坚定不移的方向。“三去一降一补”的“降成本”一项中,“降税收”占比重很大。今年我们将坚持这个方向,给企业降低税费负担是必然的。但是降什么税、通过什么方式降,要好好研究,这其中有很强的技术因素在内。这次的企业所得税法修正案草案之前让我们提意见,只是对捐赠这一条提意见,因此我认为对于企业所得税法根本的变化目前可能还没有在酝酿。

大家现在更多地谈的其实是降低增值税。因为这种降税对企业的影响是直接的。而企业所得税其实影响很曲折,企业如果赚钱,那么降所得税对它有影响,企业如果不赚钱,降所得税对它影响则不大。大家目前的降税期望其实更多还是在增值税上。因为它是对商品的销售征税,它不考虑企业经营中的亏损和盈利问题。这样一来虽然使得财政收入的保障性较强,但对企业来说压力比较大。近年来政府大力推行的“营改增”的核心目标就是通过流转税的改革给企业降负。所以目前我们财税改革的动向还是集中在流转税上的。

就立法程序和急迫性而言,是增值税立法更紧迫。人大常委会已经表示“十三五”期间要完成增值税立法。

澎湃新闻:从长远来看,企业所得税税率会有所降低吗?

刘桓:从长远看,企业所得税率恐怕也不能长期不动。我国的企业所得税法是2008年通过的,当时来看还是比较正常、合理的。但2008年后,世界经济形势发生了变化,全球经济进入衰退期,各国政府都为了刺激经济开始减税,例如东南亚国家的企业所得税率过去是25.5%,比我们高一点。2008年之后它们的税降得很多,所以目前在中低端的产业竞争当中,我们不是很占便宜。最近美国总统特朗普也提出要降企业税率,对我们来说又是一个很大的冲击。

按照税法正常要求,我国的企业所得税率在世界上应该是中等偏低的。但是问题在于某些发展中国家在税法要求以外有很多优惠,这造成了它们实际税负比我们低。我国加工贸易目前有一部分外迁情况和这个是有关系的。当然,不是唯一原因,还有劳动力成本、物流成本提高等因素。

澎湃新闻:本次修正案草案拟对企业发生的公益性捐赠支出税前扣除加大优惠,这点应如何理解?

刘桓:要调整企业所得税其实很复杂,别看它在财政税收中占比不高,但在计算过程中,技术含量和影响因素要远远高于增值税,想调整企业所得税可以说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比如这次修正的捐赠免税额度问题,企业公益性捐赠超过年度利润总额12%的部分,可以递延三年,这一件事就会影响到企业若干年内因为捐赠所引起的利润水平变化以及税负高低,仅这一件事情对企业所得税影响就很大。

这次的修正其实还是和《捐赠法》有关系,因为现在民间慈善力量很大,今后救灾、赈灾中社会慈善机构、慈善组织的能力会进一步得到发挥,所以在企业给慈善机构捐款方面要给予一定的税收明确和优惠,这点是这次企业所得税改革的要点。企业所得税像这样的因素有上百个,要全面调整是一个巨大的系统工程,所以企业所得税改革不像我们想的这么简单。

责任编辑:

十五人行新闻独家出品

新闻由机器选取每5分钟自动更新

手机:122222222222 邮箱:11223344@qq.com
地址:北京市河南岸国商大厦B-6-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