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作家作品 >>阅读推荐 >> 苏从会,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详细内容

苏从会,走在乡间的小路上

时间:2019-08-07     作者:苏小青【原创】

  一个完美女子身上应该有三种味道:油烟味,脂粉味,书卷味。踏实素朴的烟火气息,让人感觉到对生活的热爱;一颗爱胭脂的心,使人分享到情调与品位;轻盈脱俗的灵魂,可以让人感受到思想和光芒。这三种味道调和的女子,如一朵莲,素而可亲,美而不妖。

  苏从会就是这样的女子。自幼失去母爱,从父亲的臂弯感受文学伊始的梦。一个行走在田野地头的普通农民,一个贤惠的妻子,一个温情的母亲,这些年却在各种名刊杂志发表了数百次作品,让我们来了解并惊叹一番:

  曾在当代人杂志、绿风诗刊、北方文学、四川文学、山东青年、长城文论、河北日报、廊坊日报、衡水晚报、美国侨报等国内外报刊杂志发表散文、诗歌、小说一百二十余篇并获得省内外奖项四十余次。其中《农妇有梦书墨香》发河北日报,获得"华北油田杯"征文大赛三等奖与第28届中国地市报纸新闻奖评选三等奖。《几度花开读书梦》发四川文学,并获"我们的中国梦--讲述河北故事"征文二等奖、河北省首届优秀网络文化"五个一奖"。《嫂子,让我叫您一声亲娘》发表于美国《汉纳》杂志并获得第九届北省散文名作奖二等奖。《狂风中,那吹乱的白发》发衡水晚报并获得第十届河北省散文名作奖二等奖。《讲究读书也是一种家风》获得慈孝家风征文大赛一等奖。《重拾旧梦是墨香》获得河北省第九届"我的读书故事"征文优秀奖。

  苦涩的童年,从中翻阅出甜,她说自己是一勺勺唐诗宋词喂大的。

  不满五岁那年,母亲急性败血症去世。七岁,撒娇的年龄,从扒着灶台学会做饭,到打理一家人的生活。一把柴禾熬一点儿稀粥,几个饼子切一点儿咸菜,家境清寒但香甜。第一次粥熬糊了,手烫了泡,父亲回家看到羸弱的女儿不及灶台高,忍不住抱起来落泪。

  遗传是个神奇的物种。父亲是多年的语文老师,是村子里难得的爱读书人,家虽不富裕然藏书很多,他教会女儿从书里寻找快乐的小河。

  没有母亲的日子,父爱手足无措,怕人家笑没娘的孩子少管教,多数时间在家里教她读书。记不清家里有多少小人书,反正很多很多。大约五年级,小小女娃就开始阅读长篇小说。《艳阳天》,《三家巷》,《红旗谱》,《暴风骤雨》等等。很多字还不认识自己,但打开了一颗正在磨砺中的小珍珠。

  文字在心里刻上记号并熠熠有光泽。

  从会没等到毕业就休学了,姥爷身患绝症需要照顾。母亲是独生女,是父亲和姥爷把兄妹三人拉扯成人。伺候姥爷的日子,她读了很多书,邻居一位大哥哥也喜欢读书写稿,受他的影响开始拿起笔写下自己制造的文章。在县里的《晋风》发表了处女作,一发不可收拾,小珍珠离开蚌壳在海洋里畅游。

  上世纪八七年结婚生女,文学的小船暂时搁浅。婆家有一个好听的地名:海滩。这让一个心怀远方和诗意的女子时常手秉烛光,心存文学路的梦幻之旅。

  孩子们渐渐长大,家境也逐渐好转,手里的笔开始灌浆。丈夫不理解,处心积虑干涉,孩子们买来书表达对母亲的支持。在农村,从会这样不串门子聊个火热的天,闭门读书的颇显另类,加上偶尔出门参加个文学活动,村子里自然有一些闲言碎语,冷嘲热讽。

  有一年到沧州,丈夫盟兄弟的女儿在沧州实习,因为路盲很怵一个人出门。开会的地方和那女孩的学校不远,于是约了一起去。孩子文笔不错,特别想在会上学习两天,爱才惜才的袁老师一口同意了。

  她和家人讲起这次活动的收获,为从会的执着表示理解和祝福。她说文字很奇妙,是陶冶生活丰富多彩的一种最佳方式。乡风淳朴,乡亲们渐改变了传统观念,对从会报以微笑和掌声。再加上几年来时有稿费给家里增加收入,农家日子融进了文艺范,丈夫心里的块垒一点点瓦解。

  这个坚强有梦想的女子,爱抽穗拔节的声音,爱寂静的光阴,爱诗里的破晓和晚笛。顾家、顾地、顾孩子,还要马不停蹄在工厂做工。读纸质书,用笔写文,在车间忙里偷闲眷顾那些横平竖直的字--落在心的精灵。晚上到家不顾疲惫,把热乎乎的小文上传到电脑。

  我问:你为何总是微笑?你的心是用什么铸造的?她笑,很清冽。说喜欢回答这个问题。一位文友姐姐说在她身上,一点儿都看不出是生长在单亲家庭、缺少母爱环境中长大的孩子。她说虽是幼年丧母,可生命里一直不缺少温暖。父亲与姥爷不是父子胜父子的翁婿情,恩兄嫂娘不是亲生胜亲生的抚育恩,这超乎血缘的亲情一直温暖着本是残缺的生命。少年有文字朝夕相伴,丰盈了单薄的命运,日子,品不到冷漠与缺陷。

  她说,多么感恩文字,文字给了温暖的人生相遇。这一份相遇相知,丰盈滋润了生活。那么,我的心便是日积月累深深的感恩铸成的!而永远懂得感恩的生命是温暖祥和的。

  人心总是很贪婪,没有几个人那么满意自己拥有的生活。从会说,我也一样不能免俗。可是我会用一颗感恩的心让自己淡然适应。为什么不满足呢,只是一个寻常的农家妇人,却能够在几分愚昧落后的乡间诗意生存,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来。

  我又问写作、家庭主妇和打工更喜欢哪一种生活方式。她依旧用淡雅的微笑回复:写作是生命里的温暖,主妇是我生为女人的责任与义务,而打工是养家糊口的必须。她的丈夫身体不是太好,担不起一个家庭的经济负担,从会首先面临的是将坚强主义进行到底。她读书写作是在做工的间隙,下班回家有成堆的家务要做,洗衣做饭收拾屋子,这是每天的必须。她的小家小院,永远是温馨洁净的。而如果真的能够分开来选择,她说更喜欢做一个有情调的家庭主妇。

  多好的回答:有情调的家庭主妇。从会,你活出自己的一小片星空,把小小光芒给予了平凡的日子。

  父亲多次提起,在母亲生病的日子里,乡亲们总是把暖暖的问候带到床榻,像春天的阳光一样坚实,抚慰了母亲最后的时光。更是在母亲急需输血的时候,也是这些淳朴的乡邻自发赶到医院,排起长长的队列······这些,都在她的内心深处,留下洁白的一场雪景。日常中,她捧着这份感动,给大家力所能及的帮助。晋州有一个爱心志愿者协会,每次组织捐款、救助她都会参与进去。水做的鞋子是溪流,绵绵不绝。她说爱啊,要流淌一生,是不会生锈的。

  从会的美是优雅的,像庄稼地里众多植物中的一种,天然而美好。还有她灵巧的双手,小吃小炒,小火小灶,能把一锅馒头做成百花盛开或动物园。小刺猬,小鱼,放枣的花馍,蒸蒸日上,生龙活虎,煎炒烹炸折腾到天上人间。粗粝的日子过出了精致。她的小菜园有北瓜、紫薯,用它们和面可以做成黄色紫色的馍馍;吃不完的绿叶蔬菜榨了汁做成绿色的;或干脆几种颜色揉在一起,就跑出小蝴蝶、小老虎、蔬菜球、玫瑰花、莲花……五彩缤纷哦,你把世间的好颜色都拽进了日子,不仅能够增加食欲,还吃出了一份惬意。

  空闲时间她自己编织与缝纫。老人孩子的睡衣棉衣,小外甥和外甥女的毛衣毛裙斗篷,她更愿意手工制作。想到母亲,就想为家人和孩子多做点,这些暖,像阳光开足的引擎,远走的母亲同样能够感受到。

  采访完从会,一场雨刚好从雷声里跃下来,清新淡雅,好像她院子里的葫芦、苹果树、石榴树,历经冬天、历经风霜,终要开花结果。


电话直呼
在线留言
发送邮件
联系我们:
0311-85803736
0311-85800063
暂无内容
还可输入字符200(限制字符200)
Baidu